类别:个人抖音 / 日期:2021-07-03 / 浏览:69 / 评论:0

故乡做为关中西部一个普通的村庄,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前,一直受着干旱的困扰,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引渭上塬大兴水利建设,十年九旱靠天吃饭的局面才得到改观。记得小时候,每到冬季农闲,各村修水库的工程相继开战,人喊马嘶,热火朝天,村里那座占地十余亩的水库就是那时的杰作。

    而正是这座水库,承载着我少年时代的所有欢乐。春天,我和小伙伴们在水库四周的柳树杨树上折下枝条,做成长长短短的柳笛,呜里哇啦直吹到舌头发麻,看到水库四周青蛙摆的卵,象一条条黑线,又过些时曰,密密麻麻的小蝌蚪象便黑豆子一样撒满水面,调皮的小伙伴们用废旧的玻璃瓶装了水和蝌蚪玩,有的捞出蝌蚪扔得满地都是,小蝌蚪离了水,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想来,那真是作孽。夏季,水库更成了我们的乐园,暑假里,每天吃完午饭,便相约着:"走!下蓄水池去!"不知是谁发明的,脱了裤子先把尿尿涂在肚脐上,说这样不感冒,于是争先尿尿,看谁尿的高,随后一个个赤条条的扑通扑通象下饺子一样,在水里尽情扑腾,也就是那时,我学会了游泳,一直玩到半下午才去打猪草。秋天我们用母亲的缝衣针做成鱼钩,又从地里挖来蚯蚓,每钓上一条鱼儿,会高兴得夜里做梦都笑出声来。夜晚,那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蛙声伴着我们入眠,同样,我们也干过逮一两只青蛙,剥了皮煮着吃的勾当。冬天,水库冻成一面镜子,我们把一粒粒石子顺着冰面扔出去,比赛看谁能从这边扔向对岸,那一声声吱灵灵好听的响声划过整个冬天。

那个年代,各村各小组都修有水库,为的是蓄水以备天旱浇水之急需,其实开始还派过用场,后来基本没有用,都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在缺水的北方,给少年时代的我和同伴们带来了无穷的欢乐,为了防止溺水事故发生,学校三令五申不让牫们下水库,可哪里管得住疯野贯了的一群穷小子,由于是死水,又不是太深,终归没有发生过事故。

一年四季,除了上学,所有的假期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到水库边去玩,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在水库的北岸边,不小心把牛娃的铁环滚到了水库里,气得牛娃几个星期都没和我说话。

实行生产责任制后,水库被一户人家承包养了鱼,后来,水干了,水库里又栽上了果树,再后来,果园的主人打工去了,水库里便长满了荒草。

一个国家有了水,便有了历史;一个城市有了水,便有了文化;一个村庄有了水,便有了灵气;一个人有了水,便有了记忆。

感谢那片水域,留住了我少年时代的美好记忆。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