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31.png

4月1日愚人节,抖音甩出重磅新闻,携手锤子科技罗永浩进军直播电商业务。鲜为人知的是,当天抖音同步推出新的直播政策,在抖音的公会群里,无异于抛出了另一枚“炸弹“。

“消息出来后,大家讨论很激烈,有些公会在官方群里直接骂起平台工作人员。”简潮互娱公会负责人曲调说。
目前在抖音平台,主要有MCN机构和公会组织,MCN机构指向短视频方向,公会则指向直播方向。
这已经不是抖音首次大幅调整直播政策,去年11月4日,抖音在北京召集头部公会,商议分成政策变化,并在当晚发布了调整后的直播政策。
当时的政策变动,也有公会认为是新机会。但众多公会认为,“新政”不仅看不到新机会,反而感到有股“削藩”的意味。
据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了解,此次“新政”主要变化在:取消5%固定分成,鼓励公会侧重发展活跃主播增长率;采用双周任务弹性分成模式,进一步细化了公会任务;并保留了5%的公会服务费。
很明显,抖音直播新政更有利于处于成长期的中小公会,不利于处于规模稳定期的大公会。
“抖音推出直播新政策,客观来讲就是在限制大公会,可能最后怕被大公会绑架”,曲调认为。
然而,尽管大公会明白抖音的“削藩”行为,但没人舍得放弃抖音。2020年1月6日,抖音发布《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1月,抖音日活跃用户数突破4亿。
在曲调看来,“虽然大家都在抱怨换平台,但谁也舍不得抖音如此庞大的流量市场”。


两个月,砸下200万,签约4000个主播。
2018年4月,愿景娱乐创始人陈鹏博正在进行一场豪赌。彼时,抖音以短视频见长,直播业务毫无生机,但陈鹏博赌抖音直播能成,而且会快速火起来,为此,他成为主播“猎手”,单人一个月招了200多位主播。
陈鹏博赌赢了。2018年6月15日,愿景娱乐当月流水超过100万。
次月,抖音正式开通直播功能,无忧传媒、OST娱乐等各平台头部公会纷纷入驻抖音,直播成为继短视频后,抖音又一个重要发力点,聚集主播资源的公会也在抖音直播生态中重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