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抹隐藏在老家屋后的、古朴的翠绿。

 

再次回到老家,没了往日的轻快洒脱,反而是一丝丝压抑。高三了呀,意味着做不完的题目,擦不尽的泪水,流不完的汗珠。虽然嘴上老是和家里人拌嘴说不怕,不怕。但心里还是或多或少有些压力吧,不为别的,也只是为了自己这十几年的努力啊。

我放下书包,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房间。听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声。心却是沉了又沉。一旁的爷爷望着我这悲伤的模样,也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忽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你跟我来。”我吸了吸鼻子,耷拉着脑袋随着爷爷到了后门。

爷爷打开后门,我顺势望了过去。

那是一片竹,一片经受住暴雨和狂风的竹。任凭雨点多么声势浩大,来势汹汹,他们仍挺起身躯,瘦弱的脊梁撑起生命的重量;任凭狂风多么无情地鞭打他们的身躯,他们仍旧是站着,甚至还发出了叫声来和狂风叫嚣!

我静静地看着,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暴雨还是不停,爷爷缓缓说道:“你可知道,这些竹子,已经生活了多长时间吗?”我摇摇头,爷爷却笑了:“你当然不知道,因为这些竹子,在你出生之后就有了。”我微微侧头,表示疑惑。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是你刚满月时,你外婆送你的竹子,算起来,也已经十八年了呀。”

十八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八年呢?我看向那些竹子,他们仍旧在抵御着暴雨的冲刷,而随着雨声传来的,是爷爷更加有力的声音:“我想,你外婆送你这竹子,是希望你能变得越来越优秀,而不是一点小困难就在这里唉声叹气,垂头丧脑。你看看他们什么时候倒下过?什么是人生,不辜负自己的才是人生啊!他们不倒,你也不能倒!

他们不倒,你雨停了。我走到后屋,抚摸着竹子身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或许他们真的对我意义重大,就像史铁生和他的地坛一样,感受着手掌心传来的粗糙,里面藏着这些竹走过的春夏秋冬,我深深地望着他们,望着这片生命中的翠绿。

欧博官网: http://www.ycdc365.com  欧博allbethttp://www.biaoyuba.com   欧博官网手机版 http://www.shou1234.com    欧博官方网站登录 http://mboc365.com    欧博会员开户: http://www.rom1688.com  欧博国际:http://www.0796001.com

allbethttp://www.518duoke.com    

http://www.wanlingjiaoyu.com

http://www.blogpsk.com /

http://www.cqswty.com

http://www.dezhongjg.com

http://www.leisaike.com

http://www.zibokejie.com

http://www.lycjea.com

http://www.zhhbhg.com

http://www.bjlm56.com

http://www.magelinegouwu.com

http://www.ysw365.com

http://www.1688yq.cn

http://www.gdshenlang.com

http://www.wenlanqinguan.com

http://www.bauertoy.com

http://www.ccjyxlzx.com

http://www.samgerlassusa.com

http://www.adddaiy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