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卖货首秀,又以“大翻车”式的话题,再次在(部分人)朋友圈刷屏,成为了一场现象级的营销事件。

920.jpg

而参与这场愚人节直播带货混战的,不只是抖音和罗永浩。


在罗永浩首秀的前一天,网上流传出一张截图显示,为了迎战罗永浩首秀,淘宝官方亲自上场,薇娅团队已经备好货源;而快手上带货一哥“辛巴”的24岁女徒弟“鹿”,公开向罗永浩发起挑战,并表示带货华为手机,狙击老罗将要推销的小米。


在淘宝直播上,薇娅团队暂时未公布交易额,当晚直播观看达到了1908.89万。直播当晚最大的噱头,4000万元卖火箭的发射运载服务和品牌服务。火箭链接上架后5分钟内,有800多人拍下定金,最终“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与快舟火箭联系,确定了购买意向。


4月2日凌晨,辛巴品牌“辛选官方微博”发布战报显示,4月1日在快手直播单场带货最终定格4.8亿元。截至直播结束,辛巴徒弟,60分钟直播交易额破亿,荣耀手机两款共售出7.7万台,成交额超过1亿。


罗永浩带货清单总计22件,主要包括三类商品:食物饮料(雪糕、小龙虾等);生活居家用品(洁面乳、扫地机器人等);科技产品(投影仪、手机等);在薇娅直播间,主要上架了29件产品,多数是食品饮料,其次是美妆服饰,也有数码产品(国行Switch);而辛巴的女徒弟则更多是聚焦服饰鞋包品类上。


“要论直播带货输赢,最直观的可能是GMV(成交总额)了。”头部MCN机构“网星梦工厂”联合创始人范蠡告诉钛媒体,“不过像抖音这种声量、口碑特别好的,也可以是另外一个故事。”


在他看来,薇娅和辛巴们销售属性更强,是赤裸裸的促销、逼定,在一场直播里解决战斗。罗永浩是品效合一的打法,直播前的预热已经做得非常的扎实,无论销售结果如何,参与的品牌方已经达到一大半的目的了。因此,即便GMV不如对手,抖音直播也会在声量方面等其他数据,来证明其直播卖货的价值。


对薇娅团队和辛巴团队来说,这可能只不过是日常直播卖货的其中一场;对于“新人”罗永浩而言,直播带货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平心而论,如果单纯以主播带货的战绩来判断的话,罗永浩第一次直播的成交量、关注度和话题性,完全可以跻身头部带货主播之列。


但是,如果以之前盛传的抖音独家6000万签约,平台3亿流量补贴(直播期间,打开其他主播直播间都显示了罗永浩直播的小弹窗)等代价来看的话,所谓的抖音直播“一哥”身份吊足了胃口之后,似乎让人有所失望。


这首先表现在,虽然罗永浩直播间多款产品上架即售罄,但是很多用户发现,他们从那里购买的商品并不是全网最低价——这显然不大符合现在直播电商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