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7.jpg

2020年的第一天,抖音国际版(即TikTok)就在美国再一次被冠上“网络威胁”的帽子,美国陆军禁止官兵使用TikTok,美国海军近期也发布禁止在政府手机上使用TikTok的命令,称没有卸载该应用的手机禁止使用海军内部网络。

讽刺的是,两个月前,美国陆军为了招募更多的新兵,还在TikTok上不断和年轻人互动。2018年,美国陆军募兵司令部还利用TikTok征兵,并且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真香定律把美国陆军的脸打的啪啪作响。

当然,TikTok也不是第一次被美国政府视为“网络威胁”,早在2019年初美国联邦交易委员会(FTC)以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即TikTok)非法收集儿童个人信息为名,向TikTok发出第一份警告,最终以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约合3800万元人民币)的和解金而告终。

作为中国应用出海比较成功的产品,TikTok这一路始终在风口浪尖游荡,先是印尼政府的封杀,接着是印度联邦政府要求下架,再到美国政府全年找茬,TikTok真的是太难了!

TikTok不仅是受到各国政府的密切关注,还被视为世界互联网大哥Facebook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除了Facebook外,Instagram、Messenger、YouTube等产品都将TikTok视为竞品,并推出一系列的应对措施。

出海仅三年,甚至于整个产品的出现仅用了4年时间,这一款年轻的短视频社交软件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互联网浪潮的风口浪尖的?在迅速发展的背后,又经历了怎样的冰火两重天?作为一款走向世界的中国应用,又是如何走进世界各国、出现在不同人群的手机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