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个人抖音 / 日期:2021-03-14 / 浏览:299 / 评论:0

我刚读博士的时候,教授拿出一堆零件,让我做一台STM,超高真空用的。然后我用两个月,做出来了,教授说,这些零件在这放了10年,博士博士后换了一批又一批,没人能做出来。然后又听闻别的组自己做STM,前后用了20年。

我觉得这玩意虽然不是很简单,也不至于花十几年时间做不出来。实在不理解。

后来听说白春礼当年就是因为自己做出了STM,当上了中科院的一把手。维基百科对他的评价是:扫描隧道显微学领域的开拓者之一。

然后一个重要的任务是用STM测砷化镓富砷表面结构。

我发现,英国有人做出来过,美国有人做出来过,日本有人做出来过,日本做的是最好的。

而欧洲大陆没人做出来过。我觉得很纳闷,为什么这么多人做不出来。然后翻了各种文件,做了几个月实验,发现问题出在RHEED上。

根据大牛Wolfgang Braun的理论,RHEED现实的是表面的结构,但实际不是这样。如果最表面的几纳米属于无晶格结构的状态,RHEED则无法显示其结构,而其高能电子可以穿过该结构,最终在荧光屏上显示其下面的有晶格结构的样品。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